冻柿冻梨冻黄桃……东北究竟还有多少南方人理解不了的冻货?

不论是“冻着吃”还是“冻着玩”,都藏着东北人对家乡的眷恋和对冰雪的执念。

离放春节假还有最后3天,一轮新的冷空气席卷全国,这股寒冷的到来也为我们更添了一丝年味。

但论“如何花式过冬”,把自己“焊死”在冬天的热搜上,怕是谁都比不上东北人。

尚九熙在《毛雪汪》中一番关于雪和过年的言论,深得在场所有东北人的同感。

数九寒冬,冰冻是东北的魔法,从水果到玩乐,只要被“冻”过,那可就大不同了。

冰冻,解锁水果全新形态

一到冬天,东北的室外就是天然大冰窖,家里的冰箱就成了虚设。

冻梨、冻柿等各式冻货走进摊里,成了广大东北人刻进DNA的兴奋剂,连输入法都能读懂,打缩写“DL”,冻梨是第一个出现的词。

被下了冷冻魔法的梨子,一改原来浅黄的鲜嫩模样,变得硬邦邦之余还黑里透紫,紫中带褐,远看可以说是跟梨子半毛钱关系没有。

如此彻底的改头换面,也难怪一群南方人第一次见冻梨会反复怀疑:梨长这样?它坏了吧?赶紧丢了吧!

可在东北人心里,梨只有这样的“涅槃”,才算是重生,是一颗合格的冻梨。

缓上,是东北人吃冻梨前解开“魔咒”的秘语,意思是指吃前先让梨在凉水里完全浸泡至少半小时,“拔”出里头的寒气,等到梨软得差不多了,这“缓上咒”就算是成功了。

冻梨外表虽然黑暗,但果肉依然晶莹,最好是趁没完全解冻时用嘴咬开一个口子,大力吮吸梨里的清甜的汁水,此时冻梨里还有冰碴子,连汁带冰一块下肚,冰渣的口感和汁水的甜蜜生动地还原了梨子冰沙,就是吃法“野”了点。

图源@长春这噶儿

比起东北的原生态吃法,走出东北后的冻梨,被南方人改造出更多花样百出玩法。

在上海,就有酒吧顺势推出冬季限定的冻梨酒,将冻梨搭配苏打水和威士忌,制成冻梨嗨棒,冬夜里冻梨的爆汁冰霜和嗨棒带来的微醺交织,某种程度上来说,这是上海小资与东北狂野的梦幻联动。

除了冻梨,还有香甜软糯的冻柿子。

作为传统的冬季水果,冻柿的制作方法也十分简单,将熟透的柿子放入冰箱(或阳台等室外场所)冷冻一晚,吃时用温水施以“缓上”咒,30秒后便能轻松剥开表皮,用力一吮,软糯又弹牙的果肉混合着浓郁的汁水争先恐后地抢占味蕾的敏感点。

电影《东北虎》开场时章宇猛吸一口冻柿的画面,让不少观众一秒嘴馋。

爱吃沙冰的话,也可以试试将冻柿子剥皮后用勺子挖进杯中,压成果泥,就是一杯买不到的柿子果肉冰。柿子的表面回温带着点柔软的口感,而里面还是冰沙质地,层次丰富。

图源小红书@咖喱GetGei

若嫌直接捣烂还是太过粗暴,也可以加入冰牛奶变成牛奶绵绵冰,一杯口感绵密,齿颊留香的柿味牛奶冰。

在温暖如春的暖气房里,吃一口冰冰凉的甜冰,看看窗外的冰天雪地,这冰火两重天,光是说出来就已经在向往了。

图源小红书@二林啾七

“生病了要吃黄桃罐头”,这既是南方人无法理解的执念,也几乎是所有东北人的共识。因此,有了冻梨冻柿,怎么可能没有冻黄桃?

将切片的黄桃撒上白糖冻入冰箱,略化冻后冷着吃,口感犹如冰糕一般细密脆爽,一口咬下那冰凉的果肉去,那是对牙齿的一场严酷考验。若牙口不太好,那不妨试试将冻黄桃泡进热水中,加入少许蜂蜜,就是一杯健康又美味的自制版黄桃罐头。

图源:小红书@心有灵犀一点通 

纯正东北大妞@二爽 把冻水果称作东北人的“童年代名词”。

小时候吃完饭,拿几个冻梨、冻柿放大盆儿里,等它们“缓”过来后,一家人坐在热炕上,一边看电视,一边拉着家常,吃着冰爽清甜的“天然冰糕”,是她孩提时代最温馨的回忆。

长大后,她已经很少吃这些冻水果了,但每次看到它们在路过的街边小摊上出现时,还是会怀念小时候这些奇妙美味给她留下的美好。

@二爽 家楼下小摊的冻柿子

二爽的感受也说出了无数东北人的心声。

冻梨、冻柿、冻黄桃不过是东北冻货的冰山一角。和相对温暖湿润的南方不同,室外的严寒阻止了东北的很多夜生活,入夜钻进屋子,是东北人过冬不二之选。而寒冷所带来的一些“魔法”,也成了东北人在疲惫时补充能量的“即时美好”。

一个冻水果,既承担着带来快乐的使命,也承载了东北游子的乡愁。

几乎每个东北人对“冷”都是有执念的

在冰雪里长起来的东北人,对冷是有执念的。冰天雪地里的清爽,被李雪琴在《毛雪汪》中直白地形容为:“冷是有味的,一吸,鼻子里都是家的味道。”

毛不易用清澈来形容这种“冷味”。当他大学时自一列从南方开到东北的火车里走出来是,冰雪冷冽清澈的味道扑面而来,连空气都在告诉他,到家了。

东北人对冷的执念有多深?除了冻着吃、念着冷,还能冻着玩。比起南方人看见雪时一副“没见过世面”的样子,玩雪似乎是解锁东北人“野性”的不二之选。

区区寒冬,怎么可能冻得住他们的生猛?

有震撼人心的“泼水成冰”,在下午的雪乡为人们带来视觉盛宴:?

图源小红书@兔先生

也有在哈尔滨零下20度的天气在户外制作石榴炒酸奶的吃货们:?

图源小红书@中国雪谷丁子涵 

在冬季,东北不乏抽冰嘎,打出溜滑等老牌娱乐项目。

在东北,人们将抽陀螺称为抽冰嘎。入门级是找块平整的雪地抽,不过瘾的话就在雪上浇点水,让冰嘎转得更爽。冬日里一边吸着鼻涕一边抽着冰嘎,几乎是所有东北小孩的共同回忆。

还有,当东北人在冬季遇上块平整的好地,没几个能忍住自己打出溜滑的腿,好好走路。

所谓打出溜滑,就是指人们穿着普通的鞋子,借助重力作用,一前一后沿斜坡的冰道向下滑行,在平地就得先助跑后滑行,跑得越快滑出来的距离也越长。当真应了那句“摩擦摩擦,似魔鬼的步伐。”

此外,说东北人在冬季生猛,或许和他们打雪仗时那股狠劲脱不了关系。在东北,流传着“在南方打雪仗,看中的是‘雪’,在北方打雪仗,看中的是‘仗’。”的说法。

他们打雪仗前,要先说一声“记得带医保啊”,是说东北的雪太多太大,要小心被朋友们无情的雪球埋没。

图源:小红书@小张不爱吃香菜

在南方上大学的@楚月 最大的快乐就是过年回家能一边吃冻水果,一边和朋友打雪仗。玩至尽兴就披着一身雪回家,脱袜上炕抓起一只冻柿子大口吸吮,还能吃上奶奶亲手包的饺子。

她说,这是她心里最有东北味的温情时刻。

“吃冻柿赏雪景打雪仗,或许就是东北的冰雪浪漫吧。” @楚月 如此说道。不论是“冻着吃”还是“冻着玩”,都藏着东北人对家乡的眷恋和对冰雪的执念。

@楚月的奶奶正在包饺子

疫情反复,就地过年依旧是今年不少人的选择。

寒冷冻住了东北水果,冻住了东北天气,也把东北人乡愁的情绪冻出实体,正如@楚月 所说的那样,“东北人看到冻梨、冻柿子或是想起回家时打雪仗的快乐,他们就会自然而然地想到自己的家,自己生长的那个地方。”

{{ isview_popup.firstLine }}{{ isview_popup.highlight }}

{{ isview_popup.secondLine }}

{{ isview_popup.buttonText }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