连线在乌克兰的中国人:未受局势动荡影响,照常生活上学开店

孙光表示,乌克兰国内经济低迷,许多人的温饱都成问题,对政治有种无力感。

连日来,随着乌俄双方在两国边境地区部署大量军事人员和装备、乌克兰“领土防卫部队指挥部”成立、美国军事援助物资运抵、北约向欧洲东部地区增派军舰和战机,区域局势紧张引发国际社会关切。

与之形成对比的是,多名正在乌克兰生活的中国人向南都、N视频记者表示,他们生活平静如常。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曾令乌克兰人亲身体验戒严与战火,当下局势还并不足以令他们恐慌,“老百姓该干嘛干嘛”。有留学生表示,其学习计划未受影响,中国驻乌克兰大使馆暂未发布相关警示,他们认为,环境仍然安全

1月25日,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社交媒体发布视频表示,过去一天里,虽然有炮击也有破坏停火的情况,但是乌克兰军队没有从边境消失,乌克兰东部局势仍然受控。同日,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指责美方在加剧乌克兰周边紧张局势。

基辅夜景。受访者供图

“久经沙场”

北约1月24日发表声明称,北约正在向欧洲东部地区增派军舰和战机,并让武装力量随时待命。1月24日,美国国防部发言人柯比表示,约8500名美军置于“高度戒备”状态,若北约启动其快速反应部队,这批美军将有部分被部署至东欧国家

在乌克兰首都基辅生活了近20年的北京人孙光向南都记者表示,无论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,还是2014年乌克兰政局骤变,“我们说实话也算是‘久经沙场’的人了”,他见证过2014年基辅封城下弥漫的紧张气氛。真正的战时,街上有大兵站岗,超市物资被疯抢,银行排长队取钱,而当下的基辅十分平静,“老百姓该干嘛干嘛”。

2015年1月初,孙光在抗议群众占领基辅主要街道的现场附近。受访者供图

同样在基辅的中国交换生钱同学向南都记者表示,她的正常学习生活也未受影响。她是天津外国语大学乌克兰语专业的大三学生,在乌克兰基辅国立语言大学交换一年,1月25日接受采访时,她正乘坐高铁前往乌克兰西部的利沃夫市。

美国国务院美东时间1月23日晚发表声明表示,即日起,授权美驻乌克兰大使馆的政府工作人员自愿从乌克兰首都基辅撤离,要求相关人员家属必须撤离。1月24日,英国外交部宣布,决定暂时将英国驻乌克兰大使馆部分工作人员和家属从基辅撤离。南都记者注意到,加拿大外交部1月25日亦发表了类似声明。同日,韩国外交部将乌克兰12个州的旅游安全预警级别上调至第三级(建议撤离),建议当地韩国公民和韩国侨民离境。但是,俄罗斯一直否认有出兵乌克兰的意图。

美国运抵乌克兰的战略物资。图片来源:乌克兰国防部长社交媒体

钱同学对南都记者表示,她曾看到上述消息,思考过是否要取消行程,但考虑到中国驻乌克兰大使馆暂未发布任何相关警示,她认为这就说明环境仍然安全。如果接到通知,她也做好了随时赶回基辅收拾行李的心理准备。

钱同学向记者表示,当地居民对于当前的局面早已有一定预期,她向专业课老师问及相关情况时,对方回答:“相信国家,相信军队。”几个认识的乌克兰女孩表示,如果万一真的有需要,她们会毫不犹豫投入战争。

在日常生活层面,作为交换生的钱同学表示没有感知到物价的显著变化。而组建了家庭的孙光向南都记者表示,他觉得市场上进口产品价格有上涨,本国的内销产品也在涨,“以往肉价其实还挺平稳的,但是今年可能涨了10%至20%左右”,他收到的供暖费、天然气和电费账单比起往年冬天也有大约20%的涨幅,这给普通乌克兰人的生活带来了更大压力。

钱同学向南都记者介绍,在乌克兰留学成本和语言门槛较低,该国的航天制造、医学和艺术类专业尤其出名,因此吸引了不少中国留学生。当前,她所在的基辅国立语言大学目前正在放寒假,按计划她将在中国的除夕当天恢复线下上课。她发来一段的视频里,在基辅市区街头,家长带着小孩在一片公共绿地玩雪,孩子们乘着小雪橇和滑雪板滑得正欢。

伤痕绵延

2002年,孙光也来到乌克兰时也曾是一名留学生。后来,他成家立业做起汽车配件生意。孙光向南都记者回忆,那时候乌克兰经济发展较好,挣得要比国内多。

2014年,这个国家的命运产生重大转折。据新华社报道,当年2月22日,乌克兰政局骤变,总统亚努科维奇被解职,反对派全面接管政权。3月16日,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举行公投,宣布脱离乌克兰,加入俄罗斯联邦。乌东部数州也相继公投宣布“独立”。乌政府拒绝承认公投结果,政府军和民间武装在东部地区冲突不断。

9月5日,乌政府、民间武装、俄及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达成停火协议。危机爆发后西方国家对俄采取一系列严厉制裁,俄则实施反制,双方矛盾全面激化,俄与美国和欧盟关系跌至新低。

孙光向南都记者回忆,当年爆发的大规模武装冲突集中在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,如卢甘斯克、顿涅茨克等城市属于前线,战火未深入到西边的首都。基辅城内存在零星的暴徒挑衅行为,一度封城——市民仍然可进出,出城关卡由坦克和装甲车坐镇。

2014年至2015年,前线城市曾全民皆兵。“那会儿老百姓是穿着防弹衣,拿着冲锋枪,拿着AK47在大街上巡逻的。”2021年夏天,孙光去这些边境城市时,还看到当时被炸毁的警察大楼、布满弹孔的居民楼,特意不经修复,作为历史遗迹留存。

孙光对南都记者表示,这场危机的深远影响延续至今。在2014年之前,乌克兰的经济只是缓步下坡。经历武装冲突之后,政局不稳令衰败急剧加速,“2014年至今,(我的)生意是一落千丈,现在每个月都亏损”,而不开店只会亏得更多,还会令老员工加入失业大军。另据当地媒体报道,当地时间1月25日,基辅的小微企业主进行了一场示威,与警方出现冲撞,他们的诉求是简化国内税收政策。

孙光介绍,经济环境恶化以来,中国商人一般还有些存款能勉力维持生活,由于消费习惯不同,乌克兰人大多无以为继,选择把生意卖掉,“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乌克兰人近两年一直都往欧洲(其他国家)去打工。同样的工作,在乌克兰就挣三四百欧元,去波兰、捷克,可能挣到1000多欧元。”在此背景下,乌克兰的专业技术人才大量流失国外,有意思的是,这些人员的目的地还包括中国。

孙光与家人。受访者供图

也许正是因为亲眼见过戒严与战火,当前形势下,乌克兰人显得不为所动。孙光表示,乌克兰国内经济低迷,许多人的温饱都成问题,对政治有种无力感,“老百姓本身也左右不了这些东西”。他最近与身处东部前线的当兵的朋友聊天,对方表示,当前还是以加强戒备为主,同时,“人家也说了,虽然我们这场仗(如果打起来)十有八九是输的,但是绝对不会让对面赢得太轻松。”

一位在乌克兰东北边境的哈尔科夫市生活的博主则对南都记者表示,“这边过得挺好,没什么影响,唯一就是国内的朋友都很担心我。”

{{ isview_popup.firstLine }}{{ isview_popup.highlight }}

{{ isview_popup.secondLine }}

{{ isview_popup.buttonText }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