盘活项目、整合负债、积极招商
贵州独山的化债之路

独山县2020年政府债务余额为137.70亿元,债务规模是黔南州十二个县级政府中最大的。

一位工作人员称,现在给的价格都很优惠,比较着急把资产盘活,“县里要我们都盘出去”。

2021年10月,独山县召开了第四季度招商引资项目集中签约仪式,投资金额为177亿元。上一年独山县GDP为129亿元。

多位独山当地官员表示,独山债务的绝对值已经下降,但债务量依旧庞大,短期内化债压力很大。

2021年9月的水司楼,外侧进行了围蔽,外人无法进入。 (南方周末记者 吴超/图)

2021年9月,高99.9米、投资2.56亿的贵州独山县地标水司楼,传出拆除消息。

一年前,住建部发公告称,独山净心谷景区内建设的水司楼存在脱离实际、滥建“文化地标”、破坏自然景观风貌等问题.

独山隶属于黔南州布依族苗族自治州,地处贵州最南端,有“贵州南大门”之称,与广西河池市接壤,距贵阳128公里。2020年3月,独山与贵州其余23个县区一道退出国家贫困县序列。

水司楼距独山县城20公里,是当地最具标志性的建筑,2016年开始建设,资金链断裂后,至今未能完工。当地的宣传语称,水司楼是世界上最大、最高、最壮观的纯木质榫卯结构,堪称水族的“布达拉宫”。

2021年9月下旬,南方周末记者来到独山净心谷景区,游客寥寥。景区正常开放,仅对每位游客收取10元的卫生管理费,此前门票为80元/人。

水司楼外侧已搭起脚手架,并对现场进行了围蔽。工人和泥头车正不断进出施工现场,值守的工作人员陆续拦住试图入场的游客,不能靠近水司楼。一位值班人员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:“水司楼今年5月就开始施工,并非拆除,而是要改成五星级酒店,但消防不过关,需拆除木质结构。”

拆除木质结构,就意味着这个世界上“最高、最大、最壮观的纯木质榫卯结构”将不复存在。水司楼的尴尬处境,是独山县过去数年来盲目举债发展的一个缩影。

2020年7月,黔南州政府发布公告称,截至2020年6月末,独山县政府债务余额135.68亿元,独山县原县委书记潘志立在缺乏调研、论证的情况下,盲目融资举债用于水司楼等政绩工程、形象工程建设,导致新开工项目数量迅速扩张,地方债务规模过大、债务风险突出,有的工程成为烂尾工程。2019年8月,潘志立被开除党籍和公职。2020年4月,潘志立因受贿、滥用职权被判有期徒刑12年,其提出上诉。

目前独山县正在采取各种措施,积极化解债务。

一年多过去了,独山县当时的在建项目情况如何?债务如何化解?

独山城区内一处仿古建筑,门口的牌匾用红布遮住,大门紧密。 (南方周末记者 吴超/图)

坎坷水司楼

独山县城,向南北延伸,呈条带状,两侧皆山。抗日战争期间,这里曾是著名地标。

2021年6月,贵州省文化和旅游厅公布了文化旅游产业重点招商引资项目库,其中独山县的多个文旅项目作为“遗留工程”进行招商引资。

项目库文件显示,原净心谷项目主体公司因资金断裂,存在欠付民工工资和工程款项隐患,为迎接2017年全州旅发大会,转为县属国有企业贵州汇福投资开发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汇福公司”)进行建设。酒店共26层345间房,总投资5亿元,现需引资2.36亿,项目中还有2.12亿的债务。

裁判文书网的一份判决书显示,2019年汇福公司拖欠独山国有资产运营公司460余万元,2020年遭到后者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。独山县法院作出判决,查封了汇福公司位于净心谷景区的18栋建筑物,查封期限为三年。

上述项目库文件提到,后来水司楼招投标文件曾发送至贵州酒店管理集团,但该集团要求后续工作启动,必须先完成工程质量

登录后获取更多权限